铜川传媒—铜川日报移动客户端

世外陶源

世外陶源

张倩玲

陈炉古镇是宋元以后耀州窑唯一尚在制瓷的旧址,有“东方古瓷镇”之美誉。陈炉人靠山吃山,用聪慧的大脑和灵活的双手,把坩子土制做成令人叹为观止的艺术品,这些艺术品远销国外,也让老外更加深刻地领悟陶瓷、china的魅力。古镇的人们对着罐罐墙,走着瓷片路的慢生活方式,更是让久在樊笼中的人们向往。只是陈列在柜子里的罐、壶、瓶、杯、盏等陶瓷器皿,隔空泛着温润的光泽,总给人产生所谓伊人在水一方的距离美感。

这次幸而有熟悉陈炉文化的朋友全程陪同,算是真正意义上的陈炉一日游,才促使我有机会真正走进陶瓷艺人和陶瓷工艺。

讲好陶瓷故事,坚定文化自信,这是我首先从接触到的每个陈炉人身上感受到的精神内核。无论是穆家瓷坊的负责人穆恒峰,王家瓷坊的王厂长,李家瓷坊的女主人,还是许家瓷坊的当家人,他们对于古镇历史、风俗人情介绍,对于陶瓷作品、陶瓷文化讲解,言语之中、眉目之间流露出的自豪之情。都让我感受到生于斯长于斯的陈炉人对家乡的赤子之情,对陶瓷艺术、对陶瓷文化的情有独钟。

听穆家瓷坊的穆师傅介绍,制瓷是一场高技术含量的活,一块泥巴,要成为洁白如玉的瓷器,需要七十二道工序的淬炼,所以有“过手七十二方可成器”之说。光说和泥的手法就有三套,看来从疏松的黏土变成一个个长条泥桩子,也并非易事。手拉坯是穆师傅的强项,因为技艺精湛,他曾获得过“陕西省技术标兵”“铜川市技术状元”等光荣称号。不过这次他要指导我在小茶杯上作画。穆师傅先示范在盘面上画兰花,笔在他手中如囊中取物般自然,这儿一点,那儿一撇,起起落落间一株空谷幽兰就呼之欲出。我计划在这个小茶杯上面画最简单的梅花。但是笔到了手中就一点不听使唤,颤颤巍巍画出的线条歪歪扭扭,梅花的容颜被我勾勒得惨不忍睹。心里不由得感叹:对于我这样没有书画功底的人来说,何止是看花容易绣花难,简直就是陶画之难难于上青天!更暗自佩服穆师傅年纪轻轻,就修炼出如此深厚功力。

随后,我们在王家瓷坊参观时,看到一个小伙坐在机器旁修正手拉胚后的老碗外形。只见他手法灵活,用不同刀具在碗身这里刮一下,那里拉一刀,把碗底多余的泥巴掏出,几分钟后一个生坯就完成。作坊师傅说生坯比饼干都要薄脆,我们外行掌握不好力度,容易弄坏,但见他轻轻抬手,端起一摞碗的生坯去外面晾晒,动作如行云流水般自然。生坯稍作晾晒后就要完成刻字绘画工艺,还需进窑高温煅烧,才能千呼万唤始出来。之前在超市采购碗盘时只关注到它的外观花纹、色泽好看与否、还有口径的深浅,这次耳闻目睹碗盘诞生记,才发现每个碗盘都是经历过七十二般蜕变才从烂泥巴变成座上宾。“一粥一饭当思来之不易”,看来以后盛饭的器皿也要更加轻拿轻放,才对得起瓷器破茧成蝶的艰辛。

作家狄更斯说过“这是最好的时代,也是最坏的时代”,工业革命后,机器流水线批量生产的东西源源不断地涌入生活。母亲手里陶瓷面盆变成了我手中的不锈钢盆,奶奶的黑瓷方枕早换成了乳胶枕头,客厅里摆放的黑釉大瓶也早失去了初见时的喜悦。这次在瓷坊,穿过岁月的眼眸,重新与茶壶、节盒、双鱼瓶这些精巧的器皿相逢,感受千年炉火的生生不息,感受工匠的守正创新。再次对清代文学家纪昀“心心在一艺,其艺必工;心心在一职,其职必举”一句有了更深的感悟。这个物欲横流、飞速发展的时代孵化出不少的浮躁者、空想者,但还有多少能工巧匠经年累月守在作坊里,用双手追逐梦想,凭着口耳相传的灵性,在陶瓷这方寸之地感悟世界之大。正是这群一丝不苟、精益求精的工匠,用智慧和坚守给陈炉陶瓷注入源源不断的活力。

相比一些陶瓷产地的喧嚣与浮华,我实实在在感受到陈炉古镇的安静与厚重。走进一家不起眼的民居,第一排的展示品旁赫然标注“韩美林工艺作品”,没想到这里竟然珍藏有全国著名工艺美术大师的杰作。小路旁竖起的巨石上,黄土画派创始人刘文西先生“美在自然”的题词映入眼帘,一转身著名作家和谷先生的门楣题词又抬头可见。陈炉古镇是继承耀州窑炉火千年不灭的活化石,也是文人墨客采风创作的宝地,文人雅士慕名而来留下墨宝,其人逸事和陈炉风情自然而然地融为一体,为陈炉故事注入鲜活的时代元素。

幼时读完陶渊明的《世外桃源》一文,对“芳草鲜美,落英缤纷”“土地平旷,屋舍俨然”等内容记忆深刻。走进陈炉古镇,这里虽没有桃林和平整的土地,但在见惯了四通八达的水泥路面后,这儿依山而居的房屋,曲里拐弯的路面,带来的却是不一般的视觉美感。小心翼翼踏上瓷片铺就的路,确实有曲径通幽处之感,只不过小径带给你的不是禅房花木深,而是陶瓷珍品多。据说这里窑洞上面这一家的院落是下面一家的窑顶,我好奇地拿来望远镜,一家家细细瞅去,的确如此神奇。走进李家瓷坊的窑洞,女主人介绍说窑洞已有二百年历史,置身其中凉爽无比,堪称天然空调房。二百年来,任凭历史风云如何变幻莫测,陈炉窑洞依然岿然挺立。

信步走来,发现尽管时代在变迁,但陈炉人“以用为美”的精神特质并没有变。走过每家每户,随处可见心灵手巧的陈炉人用瓦片在脚下拼摆出各种花儿的造型,院外一排盆盆罐罐里种着辣椒、茄子、韭菜等时令蔬菜,院里的月季、绣球、吊钟等花争奇斗艳。龙柏芽被巧妇凉拌成菜,被作为饭后一壶茶远近闻名,酸汤饸饹、陈炉泼面成为挑动味蕾的舌尖上美食,成了陶瓷工匠品味甘苦生活中的一部分,成了游客脑海中陈炉的新名片。

陈炉印象,印象陈炉,越走近越喜爱;陈炉情结,情结陈炉,愈长久愈芬芳,忍不住来一句:陈炉古镇走一圈,堪比世外陶源游一回!

(作者系耀州区北街小学教师) 

精彩推荐

下载安装手机客户端